www.365sb.com 1

军事历史

www.365sb.com神话之战陆房突围

24 6月 , 2020  

解放军战将张仁初:一战成名 人称“张疯子”

www.365sb.com 1

张仁初张仁初,1927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是我军一代杰出战将。抗战时期,他率部驰骋在山东战场,痛击日伪军,威震敌胆,战功赫赫。日前,他的女儿张玉兰,张康兰姊妹接受采访,向笔者介绍她的父亲……

曾任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上将说过:“抗日战争时期山东有着名的三员战将,他们是‘梁大牙’梁兴初,‘张疯子’张仁初,‘毛猴子’贺东生。”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六军首任军长张仁初,为何有“张疯子”的绰号呢?笔者考证,“张疯子”的由来有几种不同的说法。

陈光

www.365sb.com 2

最早的说法来自红军长征攻取腊子口的战斗,时任红四团副团长兼二营营长的张仁初,主动请战,在突击连六连坐镇。在最后一次强攻中,他光着膀子,一手拿枪、一手挥着大刀片,同六连突击队一起冲上敌军阵地。在接下来的直罗镇战役中,红四团代理团长张仁初再一次赤膊上阵,亲率突击队直捣敌阵。从此,就有人称张仁初是打仗敢拼命的“张疯子”。

www.365sb.com,1939年5月初,日伪军8000多人向转战山东的八路军115师一部发起九路围攻,将3000多名八路军指战员和地方干部重重包围于泰西陆房村一带的狭小山区。英勇顽强的八路军战士绝地反击,最后不仅以较小代价胜利突出了重围,还取得了歼灭日军1300余人的赫赫战绩,成为堪比“平型关大捷”的经典战例。

抗战英雄张仁初将军骁勇善战 人送外号“张疯子”

www.365sb.com 3

欲报平型关“一箭之仇”,日军向115师发起九路围攻

当笔者来到我国著名妇产科教授张玉兰和济南军区总医院眼科专家张康兰教授家中采访时,两姊妹一说起父亲张仁初,眼里都闪烁着自豪和深情:

在抗日战场上,张仁初的名声越来越大,平型关战役时他是主攻团的三营营长,带队和日军拼杀。转战正太路时,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头部,在头骨上划了一道沟又飞走了。惊险过后,他扳着手指说:“这大概是第9次负伤喽,马克思还是不想让我去,要我多消灭几个鬼子哟!”

1939年3月,春回大地,辽阔的鲁西大平原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那些叔叔伯伯们说,我父亲打仗从来不怕死,一着急就撸起袖子往前冲,不要命的打法,所以大家都喊他‘张疯子’。”说到这里,张女士呵呵笑起来,对父亲的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张仁初18岁在家乡参加当地游击队,从此便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打下来,杀敌负伤,流血斩将,张仁初从不喊一声苦累,他豪爽的性格和勇猛的战斗力使得战友们十分敬佩他。1936年在陕北“直罗镇战役”中,敌人来势汹汹,战士们久攻不下,张仁初气得直跺脚,把衣服一扒,光着膀子拎着大刀就冲进了敌群,左劈右砍,和敌人展开殊死搏斗。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只有他干得出来,由此,
“张疯子”的外号便流传开来。张女士说,小时候大家看到她就说:“这是‘张疯子’家的小孩。”她觉得很不高兴,但是后来她开始佩服父亲的勇敢。

张仁初被真正叫响“张疯子”的绰号是在一一五师师部率六八六团挺进泰西地区之后的“陆房突围”一战后。

一支步伐齐整、士气高昂的队伍行进在鲁西边界的一条蜿蜒小道上。部队前头一名戴眼镜、骑着战马的中年人,忽然猛地勒了一下马缰,对同他并排骑行的一位身材高大、脸色微黑透红的中年人说:“山东到了,毛泽东同志在六届六中全会上提出‘派兵去山东’的战略部署终于实现了……”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说:“山东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我们到了,日军一定会睡不着觉的。”说话的两人分别是八路军115师政委罗荣桓和代理师长陈光,他们是奉党中央之命,专门率115师师部和主力343旅686团挺进山东开辟抗日根据地的。

机智突围保护了115师师部

那是1939年5月11日,一一五师师部、六八六团、中共鲁西区委、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队3000余人,被日军包围在肥城东南的陆房一带。这里三面环山,一面是丘陵,陆房在小盆地的中央。距日军尾高龟藏司令官的指挥部演马庄仅10公里。形势十分危急。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把六八六团团长张仁初找来,命令道:“张仁初,你不是能打吗?!部队交给你,一定要守到天黑!”张仁初和政委刘西元立即对六八六团作了紧急动员。张仁初说:“我们是久经考验的部队,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坚持到天黑,打到一人一枪,也要保卫师部,保卫地方领导的安全!”刘西元说:“我们六八六团是主力部队,不是第一次和鬼子打交道了,平型关咱们打过歼灭战,义阳镇阻击,我们一个连掩护过友军撤退!同志们,共产党员们!挺起胸膛来,打垮敌人的包围。”

陆房战斗现场复原

“七七事变”之后,全民族的抗战统一战线形成,张仁初所在部队改编成八路军115师,当时,张仁初任686团
3营营长。1937年9月,张仁初率3营战士作为主力,参加了平型关阻击战。1939年3月1日,时任八路军115师686团副团长的张仁初,跟随115
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进入山东,直到抗战胜利,一直辗转山东大地,积极抗战。

这次包围陆房的日伪军部队有8000多人,其中有5000多名日军,还配有重炮等武器。战斗一打响,陆房就硝烟弥漫,炮声隆隆。陆房战斗是一场遭遇战,来不及构筑工事。张仁初带领六八六团的一营、二营,在东南面的肥猪山和岈山、磨盘岭一线全力阻击正面进攻的敌人。他亲自到一营坚守的肥猪山主阵地,掌握预备队,将冲上来的鬼子,用反冲锋压下去。最激烈时,张仁初挥着大刀,同战士一起砍杀冲上来的鬼子兵。打到下午时,日军再次调集重兵,全力进攻制高点肥猪山。张仁初带领六八六团,硬是将鬼子死死挡在了山下。全天打退了敌人9次冲锋,毙伤敌1000多人,终于坚持到了夜幕降临。

115师在鲁西首战樊坝,歼灭郓城县伪保安团800余人后,罗荣桓和陈光决定,让686团3营留在鲁西坚持斗争,686团团直和1营、2营在新任团长张仁初、政委刘西元的带领下,继续往东直插泰山西麓的山区。随后,八路军在泰西地区连续发起新的攻势,多次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直接威胁到日军占据的战略要地济南和津浦路的安全,引起日军驻山东最高指挥官第十二军中将司令官尾高龟藏的警觉。他很快就通过情报得知,八路军115师已经进入他的“地盘”。

115师主力部队进入泰安以西,直接威胁当时由日寇控制的济南、兖州及津浦铁路,引起了日寇的恐慌。5月上旬,敌人调集兖州、东阿、汶上等14个县日伪军8000余人,汽车、坦克100多辆,火炮100余门,兵分九路开进泰西地区进行“扫荡”,寻我主力决战。

按照上级命令,张仁初率六八六团在22时掩护师部和地方党政机关,悄悄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

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115师在山西平型关设伏,一举歼灭日军1000余人。自此,八路军115师的威名,日军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尾高龟藏的如意算盘是消灭115师,为日军报了平型关“一箭之仇”,他在日本军界的地位也会得到快速提升。

5月11日清晨,115师驻地四面枪声大作,115师师部、686团、中共鲁西区党委、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队共3000余人被日军包围在肥城东南陆房一带。陆房地形像个铜盆,纵横不到10公里,南北西三面环山,东面是丘陵。陆房距日军尾高龟藏司令官指挥部驻地演马庄仅10公里,形势十分危急。已经任686团长的张仁初和政委刘西元再三研究部署后,对686团作了紧急动员,随后按照部署,一营抢占最高点–陆房西侧的肥柱山,特务连、侦察连占领牙山、磨盘岭。撤回到陆房的二营抢占南边的鸠山、横山。

第二天清晨,日军开始向肥猪山和陆房村猛烈炮击,当他们冲进村里时,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他们哪里知道,一一五师师部已在距这里六七十里路的无盐村宿营了。

4月底,尾高龟藏纠集两个旅团的主力及驻济南、泰安、兖州等地兵力日军5000余人,伪军3000余人,出动汽车、坦克100多辆,携带各式火炮100余门,分兵九路对泰西八路军115师活动地区进行“铁壁合围”。

敌人越来越近了,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发起全线进攻。张仁初带警卫班跑到一营阵地肥柱山直接指挥,敌人的炮弹射向肥柱山,山上弹片横飞,碎石滚滚,硝烟弥漫,一营战士面对数倍于己的日寇,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阵地前日军尸体横躺竖卧。敌人第九次冲锋又被打退了。直到黄昏肥柱山丝毫未动。当天晚上,敌人在各道路关口燃起篝火,不时打炮射击,防我突围。在张仁初、刘西元的建议下,师部决定趁敌夜间收缩兵力,连夜突围。686团官兵用布条和草团包住锅碗瓢勺,骑兵以布裹马蹄防止发出声响,战士胳膊上扎着白毛巾作为联络记号。是夜22时,张仁初指挥686团在夜幕下掩护师部和地方党政机关沿牙山庄、刘皮庄之间的山沟向西南方疾进,在敌人眼皮底下越过了封锁线。12日拂晓,我军已在距陆房六七十里路的无盐村安然宿营了。天大亮时,日军朝肥柱山和陆房猛烈炮击,等日军冲进村里时发现空空荡荡,惊呼:“八路从天上飞了?!”

陆房突围的胜利,保卫了一一五师领导机关和地方党委的安全,并使国民党实际上承认了一一五师入鲁的合法地位,对我党领导的独立自主的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当时,由于115师是向敌占区开进,情报保障不好,通信设备差,掌握敌情不够准确和及时,对敌军的“铁壁合围”战术未能提前识破,等发觉形势严重时已经晚了。

张康兰说,后来,父亲经常对她们姐妹们说起这一段儿,一想到日本人面对空空的阵地时的样子,一家人都开心地笑个不停。

陆房突围,六八六团声名大振!蒋介石给朱德总司令发贺电称:“殊堪嘉慰!”这一仗,张仁初也打出了名,“张疯子”的绰号在齐鲁大地不胫而走。

5月2日至8日,日伪军先后“扫荡”了东平、汶上地区,9日开始向肥城、宁阳间山区推进。这时,罗荣桓在东汶宁支队传达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精神,不在师部。当发现日军已开始紧缩包围圈时,陈光与熟悉泰西地形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6支队支队长段君毅等人商量,打算以第6支队为前导,向西南方向突围,过汶河去东平、汶上一带。当师部和686团走到半路时,汶河南岸又发现敌情。陈光感到西南是平原,敌人便于机动,认为还是去山区有利,于是就决定往北向大峰山区转移。

单枪匹马一人打死一车鬼子

日军已估计到八路军可能会到大峰山区,在此早有重兵埋伏,并且全部是清一色的日军。5月10日夜,段君毅支队因为是前导,处于包围圈的外沿而顺利突出日军包围圈,但115师、津浦支队、中共鲁西区委和泰西地委的指战员和地方干部3000余人,却被重重包围在泰西肥城县境内的陆房村一带。幸好日军不善夜战,对尚来不及作任何战斗准备和部署的八路军围而不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一地区为盆地,四面皆山,纵横不过10余里,我军3000余人被困在这一狭小地区,天明后四周只要有一处被敌突破,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在一次战役中,部队缴获了一匹战马。战后,征得罗荣桓政委同意,地方党政领导特将一匹战马“花斑豹”配发给张仁初,作为对他指挥果断、作战有功的奖赏。张仁初骑上这匹宝马良驹真是如虎添翼。“花斑豹”载着这位勇猛的战将驰骋在山东抗日战场,屡建奇功。

5月10日深夜,陈光在陆房村召开紧急会议。师指挥所里,大家围着地图,陈光盯着地图吸了口烟,镇静地对大家说:“同志们,目前的局势大家已经很清楚了,我们已被敌人重重包围在这里,尾高龟藏的指挥部就设在离这儿10余公里的演马庄,情势极为严峻。”陈光看了一会儿地图,语调激昂地继续说道:“同志们,粉碎日军的围攻,办法只有一个:打,勇敢机智地打!把这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咬碎嚼烂!现在所有部队的任务是保卫师部,坚守到11日天黑后寻机突围!”接着,他做了战斗部署,并要求部队在11日拂晓前抢占陆房四周的有利地形,做好战斗准备。

1940年,在鲁南天宝山根据地反“扫荡”时,一鬼子头目驾着汽车突围逃跑,当时担任八路军鲁南支队队长兼686团团长的张仁初飞身上马冲了上去,“花斑豹”紧追不舍。前面军车上的鬼子回过身来向他开火,他伏身马上,手握两把匣子枪,左右开弓,车上的鬼子一个个中弹掉下车来,最后,就连驾车的司机也被张仁初一枪干掉,鬼子军车趴在了路上,全车的鬼子全部毙命。他看着紧追而来的警卫员和骑兵班,一手勒着“花斑豹”,一手用力地拍着汽车蓬顶笑着说:“哈哈,小鬼子,走山路看你快还是我的马快,看到底谁厉害!”

散会后,陈光单独把686团团长张仁初和政委刘西元留下,说道:“张仁初,你不是很能打吗?师部已经把保卫陆房的任务主要交给你们团了,一定要守到明天天黑!”张仁初和刘西元马上双双立正报告说:“请师首长放心,有我们在,敌人就休想跨进陆房一步!”陈光满意地笑了,挥手让他们赶快回去做好战备……

陆房四周的山地,成为日军的坟场

张仁初和刘西元回到团里的时候,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两人顾不上洗把脸,立即召集营连干部作紧急动员。张仁初说:“我们是久经考验的部队,一定要守住阵地,坚持到天黑,就是打到一人一枪,也要保卫师部和地方领导的安全!”刘西元接着说:“我们686团一直是全师的主力,不是第一次和鬼子打交道了,小日本也不过那么回事儿。同志们,共产党员们,挺起胸膛来,打垮敌人的包围!”

营连干部的战斗情绪,立马被激发了出来。686团由原红一军团、红十五军团改编而成,经历过井冈山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对日军作战也战绩显赫,继平型关大捷之后,还参加过广阳战斗、午城井沟战斗、汾离公路三战三捷等著名战斗,不仅善于山地战,更积累了丰富的对日作战经验。

陆房战斗纪念碑

接着,张仁初和刘西元立即进行了战斗部署:将团指挥所从陆房移到村西边肥猪山坳的簸箕掌,686团1营教导员王六生带领3、4连抢占肥猪山;1营副营长徐敬元带2连抢占肥猪山的前哨岈山。肥猪山海拔570米左右,是这一带的最高峰,日军只要突破了这里,整个陆房很快就会被他们收入囊中。师部已确定把防守的重点放在肥猪山,所以他们才把团指挥所和主力都放在了那一带。2营抢占陆房村南的鸿山、横山和凤凰山。这时,师指挥所也从陆房迁到肥猪山上小安家林内,师特务营和津浦支队也迅速抢占了陆房以北、以东的制高点。

天亮了,日军向晨雾弥漫的陆房上空打了3发信号弹,接着展开了猛烈的炮击。浓密的炮火在八路军的防御阵地倾泻而下,整个阵地上硝烟弥漫,巨石被炸得粉碎,树木被炸得飞上天空,堑壕被石子填平……日军的炮火虽然厉害,却未伤到八路军指战员一根毫毛。

原来,指战员运用了一套成功的山地作战经验:当敌人将要火力急袭前,部队迅速撤至背向敌人进攻方向的半山腰隐蔽。因为,所有的火炮弹道都是弧线运动,有死角,炮弹打不中山顶就要超越山顶落到山下,我军选在弹道弧线的死角地段隐蔽,敌人的炮弹自然就伤不着他们。

十几分钟后,敌人的炮声戛然而止,烟雾开始飘散,黑压压的日军朝肥猪山前哨阵地岈山蜂拥而来。果然不出所料,日军的主攻方向就在肥猪山一带。1营2连连长龚玉烈机智地隐蔽在悬崖边的岩石旁,怒目圆睁盯着步步逼近的敌人,“叭!”随着他手中的一声枪响,一名日军军官从山坡上滚下,战刀甩出好几米远。战士们从石旁、树后和峭壁中一跃而出,将一束束手榴弹和一梭梭子弹打向敌群,敌人纷纷滚下山去。就这样,我军巧妙地运用敌情地形,掌握好时机,发扬机智勇敢的优势,在杀伤大量敌人的同时又有效地保存了自己,击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

敌人见向岈山冲锋未能奏效,便分兵数路,在炮火掩护下,从山脚疯狂地朝肥猪山包抄上来。一时间,肥猪山上炮声隆隆,枪声阵阵,硝烟翻滚,木石横飞。

张仁初发现肥猪山形势危急,给刘西元打了个招呼,就离开团指挥所,直奔肥猪山主阵地。他一到就召集干部研究反击方案,他说,日军虽训练有素,武器先进,但指挥呆板,打法简单,要求大家避敌锐气,以小组分散隐蔽,近距离开火。3连和4连按照他的要求打,很见成效,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

中午时分,战斗已经白热化。这时,日军已冲到离686团2营阵地前沿三四十米处,指挥员振臂一呼,勇士们应声喊出震天动地的冲杀声,猛然跃起,紧接着,一排排手榴弹、掷弹筒、炸药包纷纷扔入敌群,轻重机枪吐着火舌怒吼着,敌群中闪着火光,冒着黑烟,血肉横飞,死尸狼藉,日军终于败下阵去。我军各阵地均击退了敌人的连续冲击,仅2营阵地前就横七竖八地躺着三四百具日军尸体。而我军各阵地仍稳如泰山,岿然不动。

从早晨到中午,战士们虽然滴水粒米未进,但战斗情绪十分高涨,处处表现出血战到底、誓与阵地共存亡的英雄气概。

下午,敌人兵分两路,继续向岈山发起猛攻。岈山西面的敌人没前进多远,就被2连咬住了,2连很快把敌人打了下去。溃退下去的残敌与另一路敌人会合在一起,嚎叫着向3连阵地扑来。面对数倍于我的敌人,3连指战员毫无惧色,他们奋起反击,愈战愈勇,甚至发起白刃战,打退了敌人的第9次进攻。日军终于领教了这支“长征精华”的厉害,不论是射击还是白刃格斗,他们都占不到便宜,更何况八路军还占有地利优势。

与此同时,坚守在陆房以北、以东的师特务营和津浦支队,也英勇地打垮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战斗中,曾有200多名敌人一度突破686团与津浦支队的接合部,逼近陆房村边,师部骑兵连和警卫排发起勇猛的白刃反击,很快击退了突入之敌,保卫了陆房的安全。

太阳渐渐偏西了,阵地上空盘旋着几只乌鸦,不时发出几声惨叫,仿佛是为日军注定失败的厄运哀叹。

胜利突出重围,歼敌堪比平型关大捷

各个阵地上,八路军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的代价,一分钟一分钟地坚持着。黄昏终于来临了,日军在我军各阵地前丢下了1000多具尸体,早已精疲力竭,而且不习惯夜战,于是逐渐收缩兵力,准备第二天再战。

“好,太好了!”陈光在望远镜中发现这一情况后,对身边的师参谋处处长王秉璋连喊了几声“好”。

“是啊,战士们已经一天多没吃饭了,弹药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夜间作战对我们防守的一方其实是最不利的,日军挺会为我们着想啊!”王秉璋高兴地说。

陈光利用敌人这一致命弱点,决定实施夜间突围。突围方向是罗荣桓建议的。原来,部队被包围后,远在东汶宁支队的罗荣桓心急如焚,几乎每隔一小时就拍一次电报为指战员们鼓劲。11日下午3时左右,罗荣桓又发来电报,说他那个方向没有敌情,建议部队向他所在的西南方向突围。

陈光下达了死命令:不惜任何牺牲,坚决突围出去!并决定分三路突围:686团掩护师机关,沿岈山小路向西南方向突围、过汶河去东平无盐村,这一路由陈光亲带骑兵连在前探路;中路辎重部队经下庄、孙伯过汶河去汶上城东;津浦支队掩护鲁西区党委、泰西地委,从寨子向南经摩天岭、过汶河到荣华树村转移。接下来,大家紧张地做着突围准备工作:炊事员用绳子和草团捆垫炊具;骑兵用棉布包裹马蹄;干部们逐个检查战士们的装束和武器……

晚上10时许,部队集合完毕开始分路突围。敌人为防止我军突围,在陆房周围的各个制高点和大小路口都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映照着巡逻兵的钢盔和刺刀,清晰可见。师部这一路,在夜幕掩护下,由当地老乡作为向导为部队带路,刘西元率1营开路,师部居中,张仁初率2营殿后。大家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不时有人摔倒,但没有人吭一声。后面的同志紧盯着前面同志胳膊上的白毛巾,默默加快步子。大家几乎不是用脚板,而是用脚尖走路。当翻过岈山时,战士们清晰地看到炮弹爆炸的闪光映红了陆房周围起伏的山岭。原来,日军被八路军专门留在陆房的小股部队迷惑住了,以为115师还在他们的包围之中。

战士们心中刚松了口气,后面又传来一阵杂乱的“嗒嗒”的马蹄声。贴地一听,原来是敌人在包围圈外围的巡逻骑兵。指战员们就地趴下,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起伏的麦浪掩盖了他们的身影,日军骑兵从他们旁边过去愣是什么也没发现。

5月12日拂晓,八路军突围部队渡过汶河,到达了东平以东的无盐村和南陶城,同罗荣桓政委会合了,津浦支队、鲁西区党委、泰西地委也都安全转移到了汶河南岸。至此,3000余名指战员和地方干部终于安全突出了重围。

此时,日军的大炮正把陆房周围的山岭打得火光冲天。当他们小心翼翼地爬上山顶时,却连个人影也没见到。尾高龟藏不信,亲自赶到陆房一带察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陆房突围战,日军承认伤亡1300多人,其中包括50多名军官和一名大佐联队长。日军在报纸上吹嘘说:他们取得了“消灭”一万多八路军的“赫赫战果”。其实,八路军被围人员加上地方干部,总共才3000多人,实际伤亡是340人。陆房战斗的胜利,不仅粉碎了日军围歼我军的计划,保存了我军的精华,而且极大地振奋了山东抗日军民的斗志。

陆房战斗的消息传出后,115师浴血奋战的精神震动了全国,蒋介石也发电报给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表示“殊堪嘉慰”。115师挺进山东本属“先斩后奏”,但是他们以陆房战斗中的英勇战绩,迫使国民党在事实上承认了115师在山东的合法地位。从此,我党在山东领导的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新阶段。

全国解放后,肥城县将陆房附近的凤凰山南麓划为“陆房战斗遗址”。1971年,在遗址上建成烈士陵园,将在陆房战斗中英勇牺牲的178名无名烈士骨灰移入灵堂。1989年,肥城县落成了陆房战斗纪念碑,解放军原总参谋长杨得志将军亲自题写了碑名。2015年9月,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陆房突围胜利76周年之际,肥城市建成了“陆房突围胜利纪念馆”,并举行了落成典礼。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