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sb.com 1

军事速递

www.365sb.com美专家:“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现在怎么办?

13 7月 , 2020  

www.365sb.com,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6月22日文章

摘要: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6月22日发表题为《“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当下,中东被教派冲突的烈火吞没,欧洲的国界受到爆发战争的威胁,中国开始在亚太地区展示力量,显而易见,世界进入了动荡期。

…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6月22日发表题为《“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现在怎么办?》的文章,作者是专栏作家康恩·哈利南、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荣休教授利昂·沃夫西。现将全文内容摘转如下:  美国外交脱离现实  美国的外交政策存在某种根本性的错误。  尽管希望的微光不时闪烁(它们是与伊朗达成尝试性核协议以及与古巴实现迟到已久的关系缓和),我们仍然深陷与世界上大多数地区的看似无法解决的冲突。它们的范围从与俄罗斯和中国等拥有核武器的大国的紧张关系到在中东、南亚和非洲展开的实际作战行动。  美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正在经历一种历史性转变,但是美国的外交政策既没有承认这一点,也没有反映出这一点。我们在行事时,仿佛被我们强大的军力、帝国联盟以及自视的道德优越感授权去为“世界秩序”下定义一般。  尽管这种错误观念可以上溯至二战的尾声,但是冷战结束和苏联解体标志着自诩的“美国世纪”的开端。认为美国“赢得”了冷战并且现在——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有权利或责任去对世界事务发号施令的想法导致了一系列的军事冒险行为。  每一次,华盛顿都选择战争作为解决极其复杂的问题的答案,却忽视了这样做给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策带来的深远影响。可是,真实的世界与驱使这种冲动的干涉主义的设想是极为不同的。  定义当前危机的正是这种脱节。  如何更好认识世界  那么,我们需要在哪些方面调整对世界的认识呢?笔者想到了如下若干方面。  首先,我们对中东冲突——以及从更重要的意义上讲我们与俄罗斯在东欧的紧张关系以及与中国在东亚的紧张关系——的全神贯注使我们的注意力从威胁全人类未来的最紧迫的危机上分散开来。气候变化和环境危险需要我们现在就进行应对,并需要国际社会采取前所未有的集体行动。这同样适用于卷土重来的核战争危险。  其次,超级大国的军事干涉主义和在遥远地方开战的做法更是加剧了冲突、恐怖和人类的苦难。在世界许多地方导致混乱、暴力和痛苦的根深蒂固的问题都没有短期的解决办法——特别是武力解决办法。  第三,尽管任何限制暴力活动和缓和最紧迫问题的希望都取决于国际合作,但是那些往昔灾难性的有关势力范围的盘算仍然支配着主要大国的行为。我们对在任何大陆上的军事优势的不懈追求——包括通过联盟和代理人如北约——把世界按照我们心目中的利益划分为了“朋友”和“敌人”。这不可避免地加剧了帝国式的激烈对抗并且不顾21世纪的共同利益。  第四,尽管美国仍然是一个伟大的经济强国,但是经济和政治影响力正在改变并导致如下国家和地区中心的兴起——这些中心不再受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框架的控制。在远离华盛顿、伦敦和柏林的地方,非正统的经济实力中心正在北京、新德里、开普敦和巴西利亚生根。  压根没有“美国世纪”  我们妄想自己是伟大的,这一点除在外部世界造成问题外,还通过旷日持久的战争和干涉主义在国内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甚至在社会保障网日益磨损、我们的基础设施日益衰败之际,我们仍然每年支付超过1万亿美元的军事相关开支。民主本身实际上已经运转不良了。  但是,政府没有对这些日新月异的环境以及不断重复的军事失败进行反思,而是继续表现得好像美国仍然有实力统治和支配世界其他地方一样。  确实,在中东政权不断崩塌的情况下,主要的总统候选人都在向约翰·博尔顿和保罗·沃尔福威茨等新保守主义者寻求建议,这些新保守主义者仍然认为任何外交政策的困境都必须通过军事实力来解决。我们的领导人似乎忘了,正是由于听从了这些人的劝告,我们才导致了中东当前的政权垮台状况。战争仍然让他们感到兴奋,风险和后果仍然一文不名。  我们似乎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压根就没有“美国世纪”这回事。国际秩序不能仅靠一个超级大国维持。但是不用担心几个美国世纪这回事,因为如果我们不学会比那些造成国家分裂并埋下战争长期隐患的人更认真地看待我们的共同利益,那么很可能根本就没有明天。  任何试图改变美国外交政策的运动都必须克服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错觉:即美国文化比这个星球上的任何文化都要优越。这种理念通常被称为“美国例外论”,这种根深蒂固的理念认为美国的政治(以及医学、技术、教育等等)比其他国家的都要高明。隐含在这一理念之中的是一种把美国的行事方式强加给世界其他地方的传教般的欲望。  认为自身文化或意识形态是“优越”的并非只有美国一家。但是,其他国家都没有和美国同等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来把自己的世界观强加给别人。  我们的“官方”军事预算超过了我们在医疗保险、公共医疗补助、卫生与公众服务、教育以及住房和城市发展方面的总开支。9·11事件发生后,我们每小时花在“安全”方面的开支为7000万美元,而花在所有国内项目上的总开支为6200万美元。  军事开支不但令社会项目支出相形见绌,它还在推动经济不平等状况。数百万贫困的劳动者被落得越来越远。与此同时,在弗格森骚乱中得到突显并在全美都有所反映的长期问题是一种可怕的提醒——种族主义仍然在深深地困扰着我们的家园。  团结协作应对挑战  为美国政策的明显转变而努力——让其摆脱“美国例外论”的自以为是——并不是要降低美国的巨大重要性。在我们滥用军事力量导致悲剧性后果的同时,相反地,美国人民对世界的贡献是巨大和多面的。如果美国不与世界各国政府和大多数人民进行协作,我们将无法成功应对当今时代的巨大挑战。  无论政府、政治、文化和信仰有何不同,所有国家和民族的人们无疑被一些共同利益联系在一起。那些利益是否会变得足够强大以超越那些造成贪婪、冲突、战争和终极灾难的系统性压力?有许多历史——也不乏教条——都似乎支持着一种否定的答案。但是,极为紧迫的需求以及不断变化的现实或许会在一个更好的、但远不完美的世界中产生更加积极的结果。  现在是变革的时候了,是所有心怀希望的人为一个更理智的世界作出最佳努力的时候了。

美国明年大选已拉开序幕。各竞选人已初露头角,并开始表明政见。专家学者也议论纷纷,开启了新一轮更深层次的辩论。在国际形势和美国外交方面,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问:战争爆发必然同归于尽?为何说美俄不可能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

题:“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现在怎么办?

如何认识和应对“时代的变迁”和“国际力量对比历史性的变化”?

www.365sb.com 1

美国外交脱离现实

在新时期美国何去何从,是否应为自己寻找一个新的定位,抑或继续扮演“美国世纪”的角色,当仁不让?

在当今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中,强者为尊,力量至上,中国提出合作共赢地战略构想,共同发展,终归被认为是理想主义,而确保可以相互摧毁的核威慑理论,才是这个世界,保持相对和平的前提。美国和俄罗斯两个拥有世界上核弹头最多的国家,互相可以毁灭多少次,美俄直接的大规模冲突,谁也控制不了战争的最终走向,尤其是俄罗斯的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和亚森级攻击核潜艇被美国所忌惮。所以无论是在欧洲的乌克兰,还是中东的叙利亚,美俄一直避免正面冲突,打的都是代理人战争。

美国的外交政策存在某种根本性的错误。

如何正确处理同各大国的关系及重大国际问题,特别是如何应对兴起的中国和中美关系?

美国前苏联的和平演变,不战而胜,也是取得了巨大胜利和赢得了巨大利益,现在的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就是军事上包围,经济上压制,政治上打压,意识形态和文化思想上的和平演变,这是美国最希望取得胜利的战争模式。

尽管希望的微光不时闪烁(它们是与伊朗达成尝试性核协议以及与古巴实现迟到已久的关系缓和),我们仍然深陷与世界上大多数地区的看似无法解决的冲突。它们的范围从与俄罗斯和中国等拥有核武器的大国的紧张关系到在中东、南亚和非洲展开的实际作战行动。

对这些带战略性的重大问题,美国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的基本倾向:美国外交太“软弱”和“摇摆不定”;俄罗斯、朝鲜、伊朗和中国,以及“伊斯兰国”都是对美国的威胁;中国不是美国的“利益攸关者”,而是“战略竞争者”,要调整政策,像遏制和包围前苏联那样看待中国。目前,这些论点仍然在主导美国的舆论宣传。但不同意见和截然相反的意见也在较显着地增加。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6月22日发表的专栏作家哈利南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利昂·沃夫西的一篇文章:《“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现在怎么办?》。

www.365sb.com美专家:“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现在怎么办?。俄美都是核大国,核强国,俄美之间的核战争是互相毁灭的战争,俄美爆发核战争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但俄美之间会爆发小规模的局部常规战争,谁能赢得俄美之间的常规战争,那要看俄美局面战争在哪个地区发生。

www.365sb.com美专家:“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现在怎么办?。美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正在经历一种历史性转变,但是美国的外交政策既没有承认这一点,也没有反映出这一点。我们在行事时,仿佛被我们强大的军力、帝国联盟以及自视的道德优越感授权去为“世界秩序”下定义一般。

他们在文中提出四个观点,无异于一杯“清凉酒”,值得美国新保守主义理想家好好品尝。

俄美爆发军事冲突的热点无外乎中东,乌克兰和委内瑞拉,古巴,如果俄美在委内瑞拉或古巴爆发战争,那是美国的噩梦,美国后院的战火会让美国边境永远不得安宁,拉美的难民潮会冲垮美国,俄罗斯会在拉美国家掀起反面大浪潮,俄罗斯更会趁势控制拉美,美国的后院会变成俄罗斯的后花园,俄罗斯最终会赢得拉美战争的胜利。

尽管这种错误观念可以上溯至二战的尾声,但是冷战结束和苏联解体标志着自诩的“美国世纪”的开端。认为美国“赢得”了冷战并且现在——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有权利或责任去对世界事务发号施令的想法导致了一系列的军事冒险行为。

一,在评价美国外交政策上,作者指出“美国外交脱离现实,存在某种根本性的错误”。

www.365sb.com美专家:“美国世纪”让世界陷入危机,现在怎么办?。如果俄美在乌克兰爆发军事冲突,那是俄罗斯的最大麻烦,乌克兰战争一旦爆发,欧洲国家只能选边站支持美国,欧洲国家会把俄罗斯彻底排除在欧洲大陆经济圈之外,被欧洲完全孤立的俄罗斯经济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崩溃,乌克兰战争不会摧毁俄罗斯强大的军事机器,但乌克兰战争会在极短时间内摧毁俄罗斯经济,乌克兰战争有导致俄罗斯再次解体的可能。

每一次,华盛顿都选择战争作为解决极其复杂的问题的答案,却忽视了这样做给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策带来的深远影响。可是,真实的世界与驱使这种冲动的干涉主义的设想是极为不同的。

作者清醒认识到,如今世道变了,“美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正在经历一种历史性转变,但是美国的外交政策既没有承认这一点,也没有反映出这一点”;“我们仍然深陷与世界上大多数地区的看似无法解决的冲突,它们的范围从与俄罗斯和中国等拥有核武器的大国的紧张关系到在中东、南亚和非洲展开的实际作战行动”,好像在满世界寻找敌人。文章还说:美国自诩现在是“美国世纪”,美国“有权利或责任去对世界事务发号施令”,这种想法“导致了一系列的军事冒险行为”,“可是,真实的世界与驱使这种冲动的干涉主义的设想是极为不同的”。

俄美在乌克兰和在委内瑞拉,古巴,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很小,这是俄美都极力回避的战争风险,俄美在中东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更大,现在俄美全球博弈最激烈的地区,就是中东。

定义当前危机的正是这种脱节。

二,在“如何更好认识世界”和自己的问题上,文章提出了四点。

叙利亚战争让俄罗斯赢得了和美国全球博弈的主动权,俄罗斯要和美国重新划分在中东的势力范围,伊朗有可能是俄美下一个军事冲突的热点地区。

如何更好认识世界

首先,对中东冲突——以及美国与俄罗斯在东欧的紧张关系、与中国在东亚的紧张关系——的全神贯注,使美国的注意力从威胁全人类未来的最紧迫危机上分散开来。气候变化和环境危险需国际社会采取集体行动。

如果俄美在伊朗爆发战争,那是更大规模的叙利亚战争,也是俄美在中东博弈摊牌的战争,俄美的伊朗战争,会让美国彻底丧失中东霸主地位,俄罗斯会在伊朗战争后,成为中东新一代霸主。

那么,我们需要在哪些方面调整对世界的认识呢?笔者想到了如下若干方面。

其次,承认超级大国的军事干涉主义和在遥远地方开战的做法加剧冲突、恐怖和苦难。

美俄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国,也都拥有核武器,美俄之间爆发战争,其实这也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间发生全面战争,到了一定的程度,肯定会使用核武器,甚至会一开始就使用,突然性核打击,彻底毁灭对方,比常规战争省事多了!

首先,我们对中东冲突——以及从更重要的意义上讲我们与俄罗斯在东欧的紧张关系以及与中国在东亚的紧张关系——的全神贯注使我们的注意力从威胁全人类未来的最紧迫的危机上分散开来。气候变化和环境危险需要我们现在就进行应对,并需要国际社会采取前所未有的集体行动。这同样适用于卷土重来的核战争危险。

再次,对在任何大陆上的军事优势的不懈追求——包括通过联盟和代理人如北约——把世界按照自己心目中的利益划分为“朋友”和“敌人”。这不可避免地加剧了帝国式的激烈对抗,不顾21世纪的共同利益。

那为什么说美俄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就是三战呢?其实很简单,美国每打一次战争,都会拉着盟友一起,比如才过去的伊拉克战争。对付小国家是这样,对付俄罗斯也更是如此!美国肯定会要求北约国家一起参与打击俄罗斯,这个时候,除了北约等国,世界上其它一些国家,有些是主动参与战争,有些是被动卷入战争,甚至还有些国家想趁机获取土地等利益,趁着全球动乱之际,进攻自己的邻国,比如印巴之间,想趁机彻底解决争端问题。所以说美俄之间爆发战争,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其次,超级大国的军事干涉主义和在遥远地方开战的做法更是加剧了冲突、恐怖和人类的苦难。在世界许多地方导致混乱、暴力和痛苦的根深蒂固的问题都没有短期的解决办法——特别是武力解决办法。

第四,非正统的经济实力中心正在北京、新德里、开普敦和巴西利亚生根。尽管美国仍然是一个伟大的经济强国,但是经济和政治影响力正在改变并导致这些中心的兴起——这些中心不会再受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框架的控制。

第三次世界大战可以明确的肯定是:核战争。在二战时候,在只有美国这样唯一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器的情况下,就已经投放了核武器进行实战!现在世界上拥有核力量的国家大约有十个,真的爆发战争,在可能灭国的情况下,使用核武器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什么条约和道德都已经不复存在!

第三,尽管任何限制暴力活动和缓和最紧迫问题的希望都取决于国际合作,但是那些往昔灾难性的有关势力范围的盘算仍然支配着主要大国的行为。我们对在任何大陆上的军事优势的不懈追求——包括通过联盟和代理人如北约——把世界按照我们心目中的利益划分为了“朋友”和“敌人”。这不可避免地加剧了帝国式的激烈对抗并且不顾21世纪的共同利益。

三,文章直言,压根就没有“美国世纪”这回事。

其实美俄之间爆发军事冲突也是可以的,只要是小规模的,适可而止的!可是美俄之间争斗这么久了,到现在都没有发生过一次,因为大家都知道发生军事冲突的后果。所以双方都很默契,一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双方就不约而同的收手,表示下次再来。

第四,尽管美国仍然是一个伟大的经济强国,但是经济和政治影响力正在改变并导致如下国家和地区中心的兴起——这些中心不再受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框架的控制。在远离华盛顿、伦敦和柏林的地方,非正统的经济实力中心正在北京、新德里、开普敦和巴西利亚生根。

作者认为,国际秩序不能仅靠一个超级大国维持。要改变美国外交政策,就必须克服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错觉:即美国文化比这个星球上的任何文化都要优越。这种“美国例外论”的理念,隐含的是一种把美国的行事方式强加给世界其他地方的传教般的欲望。

其实不光是美俄不想爆发军事冲突,世界各国也不想两个大国之间有任何冲突,目前和平是主流,谁都不愿经历战争的痛苦,而且还是核大战,这样地球就真的毁灭了,科幻大片里面描述的场景在现实中就真的会出现!

压根没有“美国世纪”

四,文章建议“团结协作应对挑战”。

其实美俄之间也有过差点发生战争的事件:古巴导弹危机,双方都已经准备好了进行核战争的准备,可是最后考虑到两国之间战争的危害,苏联首先做出了妥协,毕竟是在美国家门口布置导弹理屈,美国看到苏联让步,也立马让步,双方紧张气氛缓和,世界人民都松了口气!

我们妄想自己是伟大的,这一点除在外部世界造成问题外,还通过旷日持久的战争和干涉主义在国内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甚至在社会保障网日益磨损、我们的基础设施日益衰败之际,我们仍然每年支付超过1万亿美元的军事相关开支。民主本身实际上已经运转不良了。

作者提出,需要摆脱的“美国例外论”。如果美国不与世界各国政府和大多数人民进行协作,将无法成功应对当今时代的巨大挑战;现在是变革的时候,是为一个更理智的世界做出最佳努力的时候。

所以美俄之间,就算是斗得再厉害,也还是很清醒的,有个度,毕竟都不愿意爆发战争,甚至核大战!

但是,政府没有对这些日新月异的环境以及不断重复的军事失败进行反思,而是继续表现得好像美国仍然有实力统治和支配世界其他地方一样。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前驻外大使王嵎生

如果美国和俄罗斯直接发生军事冲突,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因为只有两国矛盾激化到了极端的情况下才有直接的军事冲突。

确实,在中东政权不断崩塌的情况下,主要的总统候选人都在向约翰·博尔顿和保罗·沃尔福威茨等新保守主义者寻求建议,这些新保守主义者仍然认为任何外交政策的困境都必须通过军事实力来解决。我们的领导人似乎忘了,正是由于听从了这些人的劝告,我们才导致了中东当前的政权垮台状况。战争仍然让他们感到兴奋,风险和后果仍然一文不名。

美国和俄军曾在叙利亚战场上交火过,但一直以来美俄双方都一直是在避免或者淡化双方正面的军事冲突,或者是将解决矛盾的战场放在周边国家,几次直接冲突都被双方淡化处理,从“南联盟”到乌克兰,从叙利亚到以色列,双方一直在进行着较量,但是从来没有正面展开军事交火。

我们似乎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压根就没有“美国世纪”这回事。国际秩序不能仅靠一个超级大国维持。但是不用担心几个美国世纪这回事,因为如果我们不学会比那些造成国家分裂并埋下战争长期隐患的人更认真地看待我们的共同利益,那么很可能根本就没有明天。

战争爆发必然同归于尽?

战争爆发是不可能同归于尽的,美国有核武器,俄罗斯也有核武器,如果战争爆发,谁都不敢先动用核武器,虽然国际上的核武条约只是一张纸,在战争面前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但是真正的战争到来之时,没有谁敢先释放核武器,平时的核武威慑只是增加自己的筹码。战争爆发时进行常规战争的可能性比较大,除了核武器之外,目前还没有能是直接能导致双方同归于尽结果的可能,因为是战争,所以肯定就有赢有输。

克服意识形态错觉

为何说美俄不可能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

对于这个问题,美国犯不着跟俄罗斯正面开战。

第一、俄罗斯军事战线很长,两次世界大战德国都是栽在了俄罗斯这片土地,美国肯定是不想去触及这个大坑的。

第二、战争的目的大多数都是为了利益,俄罗斯和美国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石油是在中东,美国在中东发生战争是有迹可寻的,但是俄罗斯境内是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美国惦记的,更别说不惜发动战争。

第三、俄罗斯军事实力在国际排名靠前,虽然这个国家得罪了很多国家,但是本身实力还是十分强大的,所以如果没有碾压性的军事实力,美国是不会轻易和俄罗斯正面交锋。(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等战争中没少吃亏)

第四、军事冲突是存在的,只是不在双方的本土展开交锋,世界舞台那么大,找个战场还是很简单的事情,争端在哪里发生,问题就在哪里解决,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矛盾上升不到在本土进行军事交锋的程度,冷战时期没打起来,现在也不会。

如若这两个超级核大国暴发核大战,场面极为壮观,千导齐射,这两个国家的国土上简直是下了一场导弹雨。而且是核弹雨,如果新闻摄像能拍下来播放在电视屏幕上,一定摄人心魄十分精彩。

几十分钟过后,世界将没有美利坚合众国和俄罗斯国,已经在核导弹互射下消失了,被核武器抹得无影无踪。正因为如此,七十多年中的冷战到普京时代的对抗下,只斗嘴却从不敢动真格,两家都晓得,一场导弹雨过后没有赢家。只会是枯焦烂肉一大片带有核副射的焦土,即使那个先发制人几千枚导弹一齐发射打向对方,一举将对手打趴下也没有用,潜伏在大洋深处的核潜艇就会作出反击,反手一击同样是致命的毁灭。

确保相互摧毁的核战略是没有人敢去做,除非这个握有核按钮的人是个癫佬,不怕死的癫崽才会不顾生死敢打一场核大战。

谢谢邀请,美俄作为当今军事实力数一数二的国家,两国之间虽然争端摩擦不断,但似乎双方都比较克制,并未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原因。

双方都不能保证取胜。

我们都知道,战争的双方在一方感觉自己能够取胜的情况下才会打响,美国自冷战以来,军费开支一路猛涨,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大国,而俄罗斯虽然在苏联解体后一度遭到重创,但依托苏联解体留下的庞大的武器库,和近几年经济的增长,其实力仍然不可小觑,在双方都没有把握战胜对方的情况下,很难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

双方都有庞大的核武库

要说美俄两国不敢发生战争的最重要原因,就不得不提双方庞大的核武库,美苏冷战期间双方都竭尽全力发展核武器,这导致双方的核武器数量能将对方摧毁好几次,美俄大规模冲突的结果就是核战争,这不符合双方的利益,也是两国都不愿意看到的。

和平和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真心希望美俄两国友好和平的走下去,让世界远离战争。

以上是我的看法,感谢你的观看,祝你生活愉快!!🙏🙏🙏🌹🌹🌹

为何说美俄不可能“随意”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当然突然、局部和间接的冲突很难排除。但双方有计划的全面对攻战争的可能性为零。要知道像这样大国对大国的战争一旦开打是控制不住的,也没有人能控制得了的。最重要的是能批准和发出战争命令的人大多是“上亿富翁”,或公司财团。再说了战争带来什么他们应该比我们清楚,他们奋斗多年的成就会自己毁掉自己吗?像特朗普能为美国得到委内瑞拉的利益,不顾个人(家产)损失而去和俄罗斯撞死吗?战争特别是核战争要是暴发,什么金融机构什么国家银行通通报废,再好的公司工厂也成为废墟。这样的后果特朗普肯接受吗?

美俄不可能爆发直接的全战争,我想这里面有这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美俄一但开战,参战的国家就不止美俄了,极有可能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每个人心里都清楚的一件情事,世界大战有多么的残酷,这绝对是人类社会的倒退,甚至是灭顶之灾。其次恐怕连美国心里也没有底,能不能完全有把握战胜俄罗斯。俄罗斯的常规武器虽不及美国,但是大家别忘了,俄罗斯的核弹头可是远超美国的。俗话说得好,狗急了还咬人呢!美国人在开战之前怎么也得掂量掂量。还有一个原因,是美国不得不考虑的因素,俗话说河蚌之争,渔翁得利,美国是在战后迅速崛起的,美俄开战,受益的肯定是中国。现在有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正在一步步走向衰退。中国正在迅速的崛起,这可以说戳中了美国人的痛处。

美俄都是核大国,在都能保证相互摧毁的情况下,谁都不远意和对方直接开战,因为直接开战的后果是谁都承受不起的,所以宁愿打代理人战争也不会彼此之间直接开战。

大国间都有核威慑,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战争,谁都会考虑后果?敌损1000,自损800的事,我相信谁也不会干

任何试图改变美国外交政策的运动都必须克服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错觉:即美国文化比这个星球上的任何文化都要优越。这种理念通常被称为“美国例外论”,这种根深蒂固的理念认为美国的政治比其他国家的都要高明。隐含在这一理念之中的是一种把美国的行事方式强加给世界其他地方的传教般的欲望。

认为自身文化或意识形态是“优越”的并非只有美国一家。但是,其他国家都没有和美国同等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来把自己的世界观强加给别人。

我们的“官方”军事预算超过了我们在医疗保险、公共医疗补助、卫生与公众服务、教育以及住房和城市发展方面的总开支。9·11事件发生后,我们每小时花在“安全”方面的开支为7000万美元,而花在所有国内项目上的总开支为6200万美元。

军事开支不但令社会项目支出相形见绌,它还在推动经济不平等状况。数百万贫困的劳动者被落得越来越远。与此同时,在弗格森骚乱中得到突显并在全美都有所反映的长期问题是一种可怕的提醒——种族主义仍然在深深地困扰着我们的家园。

团结协作应对挑战

为美国政策的明显转变而努力——让其摆脱“美国例外论”的自以为是——并不是要降低美国的巨大重要性。在我们滥用军事力量导致悲剧性后果的同时,相反地,美国人民对世界的贡献是巨大和多面的。如果美国不与世界各国政府和大多数人民进行协作,我们将无法成功应对当今时代的巨大挑战。

无论政府、政治、文化和信仰有何不同,所有国家和民族的人们无疑被一些共同利益联系在一起。那些利益是否会变得足够强大以超越那些造成贪婪、冲突、战争和终极灾难的系统性压力?有许多历史——也不乏教条——都似乎支持着一种否定的答案。但是,极为紧迫的需求以及不断变化的现实或许会在一个更好的、但远不完美的世界中产生更加积极的结果。

现在是变革的时候了,是所有心怀希望的人为一个更理智的世界作出最佳努力的时候了。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